封面评论 套牌“盗抢车”真是“代为保管”? 发布时间:2019-01-17 16:07 作者:Allen

  关于服务意识,已经有太多论述。哪怕是故意刁难人的“丁义珍”“孙连城”式服务窗口,也都被曝光过多少次了。毕竟,《人民的名义》都已播出一年多了,你很难想象,现实中还是有各式各样逼着办事民众“蹲马步”甚至需要半跪的服务大厅。

  比如最新一例“合肥一服务中心现‘孙连城式’窗口 官方:连夜整改”(7月9日上游新闻)。这个说的是合肥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就诊窗口高约一米,“站也不是,蹲着难受”,只能全蹲侧头与玻璃内的“白大褂”交流。

  而几乎是同一时期,一张“老人在甘肃礼县第一人民医院医保窗口前双膝跪地”的热图,引起热议。这是陇南市礼县一医院的医保窗口,办手续的老人签字报销时,无法站立,只能跪地签字。

  俩都是医院,都是通过这种近乎“软虐待”式硬件设置,逼着办理业务的半蹲甚至跪地,速战速决,生怕人家坐舒服了,多“啰嗦一句”。且这还是“丁义珍”窗口在电视热播,严打近乎一两年后的现实图景。从现存的零星但却频密爆出的不乐观情形反推,此前曝光的可能万分之一都不到,真正从服务意识等思想深处反思整改了的,或又不到万分之一。

  这种语焉不详的所谓“区里重视,连夜整改”,往往并无实质下文,最多不过是舆论风头上临时加把椅子。等哪天风头一过,不难发现又是“因监管不力,导致凳子丢失”。这个怪圈打不破,不是椅子丢失,而在源头所谓的“设计疏忽”。

  这个“疏忽”,不只是“服务员端坐,办事者蹲跪”的丁义珍窗口,还有比如“交警办事厅冷热两重天:工作人员吹空调 民众受煎熬”(7月9日中国江西网)。两者何其相似:一门之隔,冰火两重。一坐一跪,一凉或热。

  公职部门服务大厅端坐于内,吹着空调的,本该是谦抑热情的服务者,因为在外的办事民众才是真正雇主,可是主仆颠倒,办事却要看人脸色,可能要么无安坐之席,要么入蒸笼格局。之前其实有过长沙车站候车室吹空调要交钱的先例,本是具有公共属性的或车站,据说有部分外包,所以有待规范。

  但交警办事大厅,显然不可能门内门外还有所属的不同。骨子里其实还是某种权力的傲慢,比如哪怕面对媒体质疑,都还是端着架子,随意敷衍“那是上面的事,我们会反映”。时至今日,甚至连基本媒介素养和危机公关意识都无,或者说是彻底不屑回应,不惧监督。那这份由内而外的霸气,就真不能深想了。

  本该是服务型政府的微笑服务,热情似火,结果是办事民众只感到暑气火辣蒸腾。一个代表公共形象的服务窗口,门内办事员大空调小电扇凉风习习优哉游哉,其实是让玻璃窗外的民众格外寒心。这显然不是所谓权属外包,也不是真出不起那点电费,还是官僚心态,是管办而非服务的意识作祟。这是比加个服务大厅凳子装个空调等硬件改造更紧迫更核心的软件升级。

  当然,还有比“半跪窗口”“桑拿大厅”更致命的:“交警套牌‘盗抢车’后自己开:回应:系朋友委托保管”(7月10日澎湃新闻)。丁义珍窗口常见,这个交通执法者自己套牌自己违法的新花样却不多见。

  这是前两天闹得沸沸扬扬的“交警套牌‘盗抢车’”新闻,最新官方回应是,车套牌不假,但套时车的实际控制人已非车主。大意是车主A与B有经济纠纷,而交警与B相识,代为保管。但是复盘案件,会发现种种疑点。最开始所谓“盗抢车”,大概就是纠纷引起的财产纠纷。而“丢车”正是报案时发生。从此车消失,成“盗抢车”,直到再次现身就成了交警套牌座驾。

  未立案为何成“盗抢”?报案时车被拖走,是不是得给个官方说法?“拖走”其实就是被偷抢的车,又移交这位交警,而他应明知车来源有问题,还正常使用“盗抢车”,这个真的只是“代为保管”这么简单?真是大方地代持代驾朋友车,为何要“套牌”?一车差点三易其主,牵扯出的所谓“经济纠纷”有无更大规模,是否牵涉地方执法人员?

  反常必有妖,离奇必有因。知法犯法,不是请客吃饭,而是需要深刻省思,自查自纠罚酒三杯,无济于事,全面查处,防微杜渐,以绝后患。反正不是一个所谓内部警告,扣分停职就能交代过去的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川B2-20160300

      北京赛车_北京赛车彩票

Copyright © 2014 青岛北京赛车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8016599号-3
地址: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长城南路6号首创空港国际中心8号楼
全国统一客服热线:400-708-5577
网站地图